目前分類:月半彎(未完) (3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  月牙等人還在二皇子府上待客廳等著,府上的丫頭隨時在一旁補充茶水點心,一群人久未見面聊得起勁,倒也沒有覺得等待漫長。

  月牙不時往門口張望,一陣子後她才發覺原來自己這麼在意,每當有丫頭進出,她忍不住就升起一股莫名期待,猜測她是不是來告訴他們什麼消息的,只是每每又端著茶盤出去了讓她一陣失望。

  沒有親眼見到他安好,她終究是放不下心,她很想快點見他一面。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白月牙醒來時是天還未亮,一見她有動靜,立刻有丫環出去通報,而另一個丫環立刻端了茶迎上來詢問:「白姑娘,可有半分不適?」

  昏睡兩日,確實覺得口舌乾燥,她先喝了口茶,又讓丫環把茶杯接了過去,才問道:「這裡是二皇子殿下府上?」

  「是,姑娘昏睡了兩日,先吃點東西墊墊胃嗎?」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等了好一陣子白月牙都沒有回來,一行人連中飯都已經用完,二皇子不免開始有些擔心,立刻召來東秀尋人。

  人很快找到,白月牙就在客棧旁不過一里處,小村子的布告欄前。東秀一看便知道大事不妙,急忙回稟二皇子。

  二皇子聽了僅是輕輕的一嘆,「還是瞞不過啊。」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皇宮那個被遺忘的角落還是和平常一樣,安安靜靜的不惹人注意,白御醫捧著書策坐在小院子,足戶不出的娘娘也會一起在院子裡坐坐,看看外頭風光,雖然很少交談卻明顯看的出來娘娘較以往開朗,不再總是毫無生氣的表情。

 

  白溯蓮一邊翻著書策,一邊手將旁邊的茶點一小口一小口就口。娘娘不知道看了多久終於忍不住好奇開口問:「白御醫,有心事嗎?」

 

  以往白御醫不曾動過茶點,似乎不愛這些零食,雖然如此每次許公公還是會準備在一旁。

 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蘇含香在遠處看見袁子玉正低頭撫琴,不想打擾到他,又不想他沒有發現她的存在。正好他身旁還有一座空琴,蘇含香於是走到那兒坐下,配合起他的曲調,隨性的彈了幾個音。

  聽見不同聲音傳來,袁子玉稍微分神轉頭看見她,有一點驚訝和驚喜,他對她一笑,兩人的默契好,雖然沒有排演過卻沒有一絲不合諧,她隨著情緒忽慢忽快的,他也能馬上配合。

  曲罷,兩人都覺得心情非常舒暢,是旁人不能領會的心神交流。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夜已深,二皇子書房還點著燈,二皇子看著手裡的一隻竹籤,左看右看,好像上頭有什麼玄機還是什麼珍寶似的。

  「主子,茶來了。」東秀送茶進書房,不免也多看了一眼竹籤。「這竹籤有什麼特別的嗎?」

  「竹籤沒什麼特別的。」說完二皇子自己笑了起來,反問道:「吃過糖葫蘆嗎?」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隔一天溯蓮家舊宅熱鬧滾滾,老舊的房子頓時生氣蓬勃。一早白溯蓮帶著兩個木工到那兒,蘇含香也依約派了兩個家丁前去,四皇子更是浩浩蕩蕩的派了十個人,還搬了一堆新傢俱,但是,他們到當場的時候,就會發現二皇子的人馬早就在那兒打掃整理了。

  眾人莫不一陣傻眼,舊宅突然熱鬧搶手,大家搶著擦門板、掃地收拾,生怕沒做到事回去挨罵了,又怕輸了別人丟了主人面子,只有溯蓮請來的人被請回去了。

  現場一團混亂,這些人後面的主子一個比一個強,奴才自然也不是她任意使喚得的,可是看他們一會兒搶抹布、一會兒故意踢翻了水,月牙看了只覺一陣頭疼。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寫在前面:這是破八萬的可喜可賀篇,可是由於拖延過久,連自己也沒有感覺到喜悅了...。



  隔一天,她真是深深見識到自己的無能,本來以為清理房子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和溯蓮兩個人四隻手,還有什麼辦不到的,雖然一直在當小姐,和師父們住在郊外時,也多少做過活,一定沒問題的。但毀壞的桌子、蛀蝕的床櫃、滿園的雜草、結滿蛛網和積滿灰塵的室內,破敗的景象讓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從哪裡著手好,自己看來是想天真了。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說著溯蓮就往外走,月牙跟在後頭不禁疑惑問道:「平常吃飯都要出去嗎?」這太不方便了。

  「不必,御醫園內有廚娘,吩咐一聲即可。」

  「那…我們這是要去哪?」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  走出二皇子府一個時辰裡,她深深感覺到自己是個不能出門的人。才沒過幾個時辰,她身上的錢就變成了小女孩手上的肉包,看著她吃得香,心裡覺得好滿足;看到人落橋了,忍不住就用了換願咒,立馬變出一個英雄跳水救人。

  口頭上的抱怨,其實是為了讓自己心安的,想說還沒有人出來責怪自己這麼不顧自己死活,那就自己先怪一下自己好了,一面念著自己可不能天天這麼過活、一面又笑得好開心。

  不知不覺就路經錦富樓,抬頭往二樓陽台多看了一眼,那天就是在這兒遇見師父的呢,還記得他瀟灑的坐在窗邊,朝她招招手。師父現在不曉得在哪座山裡,有點想念呢。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寫在前面的碎碎念:真的隔了很久,忘記劇情的大家不妨回憶一下再看
前陣子忙碌的事情都塵埃落定了,雖然趕不上八月底的八萬字,我還是會繼續寫的。
希望以後能維持住一個月兩篇的速度。

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二皇子帶著她算出來的日期去早朝了,整個早上她都坐立不安,總希望能聽到二皇子平安歸來的消息。

  因為她推出來的日期足足和四皇子那兒術士推算日期差了一旬,差了這麼多讓她很苦惱,對自己一貫的信心也沒有了,反覆又推算了幾次,還是差不多的結果。

  「錯了還有四弟的日子,頂多只是我輸他一次,妳安心吧。」二皇子只說了這話,就上早朝了。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鎮莊的城門分成兩道,進去的人不管,出來的每個人都要嚴格盤查,就像是出了什麼大事一般的氣氛嚴肅。

  劍華和紅竹兩個一邊看著這怪像、一邊漫不經心的走進城了。城牆邊貼著好大一張通緝犯的畫像,一旁還寫著罪大惡極。

  「這人就是我們這次的目標?」紅竹停駐在那畫像前仔仔細細的端看。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「對了,蘇姑娘怎麼會到此?」她沒有接蘇含香的話,若無其事的起了另一個頭。

  她對自己看的相很有把握,但蘇含香並不認識她,怎麼也能這麼相信她,對她沒有一絲懷疑又那麼坦白,她覺得奇怪。

  內心有點後悔憶測了她的心事,還猜對了。她很害怕接收這些沒由來的心事呀!何況看到蘇含香,總是有成家上身的感覺,每每忍不住陷入回憶裡,開心不開心的都追不回了,多想多傷心而已。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她和溯蓮坐在涼亭裡,溯蓮來之前就已經知道成家出事了,見到她沒事鬆了好大一口氣。就在溯蓮和二皇子道謝之後,他們三個人就坐在涼亭裡,吹著微風,桌上還有一些小茶點。

  「白御醫打算怎麼安置新月姑娘呢?」

  「我在城裡有房子。」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  她想也只有在不醒人事的時候,才有勇氣一夜捏著二皇子的袖子不放吧,這種機緣真不是人人都遇得到的,她替二皇子蓋上了絲被,然後準備到外頭去繞繞。一打開房門即看見一個男子站在門口。她認得他,常常出現在二皇子左右,看樣子似乎也守候了一夜,內心不禁覺得有點抱歉。

  「新月姑娘?感覺還好嗎?」先開口的是東秀,他顯然沒料到先走出來的會是成新月。

  「還好,不過二殿下睡著了。」她走出了門口,讓東秀能往裡頭看。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  是夜,她還沒睡,觀察天空的星星,看見萬將軍的主星已經變得黯淡,心中總有股異樣的感覺。

  她見過萬將軍的,小時候。臉已經模糊了,還記得的就是壯碩的身材和震耳欲聾的笑聲,那時候她覺得好害怕,都不敢靠近他,怕自己做了什麼壞事都會被他看出來、怕會被他懲罰。

  現在想想,會這麼覺得,是因為他看起來一臉正氣吧?這樣的人,怎麼會謀反呢?她很難相信。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  涼涼的風吹著,好像有一點冷,她又動手倒了一碗酒,卻被溯蓮搶過一口飲盡,「師兄?」新月瞠大了眼看著溯蓮一氣呵成,一時反應不了。

  溯蓮放下了碗,拿起酒甕的蓋子,把酒甕封起來了。「再喝傷身。」

  她賊賊的笑了,有些得意的道:「不知道是誰說要把我練成千杯不醉的?」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  「主子,到了。」

  聽到這聲叫喚,二皇子才睜開了雙眼,掀開了轎簾緩步走進府裡。剛從四皇子那兒回來,全身都覺得有些疲憊,想起整夜的周旋總算還有些收穫,便甘心許多。

  雖然是四弟的府裡,雖然是四弟辦的宴會,可卻是他拉攏人心的場合,他從不像四弟那樣大張旗鼓的宴客,心腹卻滿佈朝野,他們不集會讓人抓到話柄,而是利用別人辦的宴會來交換情報,這大概是舖張浪費想收買人心的四弟從沒想到的吧?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蘇含香這頭,別有深意的多看了這觀月公子兩眼。頭一遭有人面對她的時候,還若有所思、漫不經心。她不但是個美人也是個才女,背後還有個爹是當朝相爺,奉呈她的人從京城頭數到京城尾,這人卻對她沒什麼感覺,一句話也沒有多說。

  「觀月公子。」

  蘇含香這一聲,把新月喚了回來,她勉強又看向她,道:「蘇姑娘請說。」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1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