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第二封印(未完) (7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
  羽藍第一次見到法月是在五年前,那時候她被夢拉拋下,而整日在伯爵這兒無所事事。

  聽說法月是智者家族下一代傳人,奇特的是他和智者家族並無血緣關係,但卻能自由進出書庫,這讓智者蒼隱決定將這重擔交給他。法月五年前遊歷到此,和伯爵相談甚歡一見如故,就此留下來了。

  因為聽說了這些,縱然她覺得他長得很眼熟,可是也沒敢問出來。法月看她的表情,完全不像是熟人的樣子,名字也不一樣。她的哥哥啊,如果是的話,不可能會用這樣生疏的語氣和她問好的。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  輪奐樓裡坐了一男一女,自羽藍進入以後,就目不轉睛的看著她,一旁的女子順著他的眼光看過去,此刻羽藍正一臉嚴肅的抓著魔界旅人的手腕,她看上去輕輕鬆鬆,但那人的手腕卻動不了半分,看到羽藍她很驚訝。

  「羽藍?」不自覺的她就脫口而出,她很奇怪在這兒看見她。

  「你認識她?」男子更是驚訝,轉過來看向女子。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  小羽藍那天和伯爵一起回到地界的家時候,雖然沒有看到哥哥,可是在桌上看見了哥哥留下的星星,她興奮的拉著伯爵一起看。他們總是比賽誰先跑回家,贏的人就在桌上畫一個記號,哥哥是月亮、她是星星。

  於是她也在桌上畫了一個星星,然後就跟夢拉一起去聖界了,哥哥不在去了別地方,她也要變強,以後才能保護大家、教訓壞人,對於那天遇到強盜的事情她一直耿耿於懷。

  砰的一聲,羽藍突然出現在小圓家,還伴隨著大喊:「妳看見師父了嗎!小圓姊姊。」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又做夢了!羽藍從來沒有做過快樂的夢,不是可怕惡夢,就是帶著什麼壞消息的夢,她總是在夢中不停的喊自己醒來,醒來之後有時候為夢境的不幸感到深切的悲傷、有時候滿身是汗驚魂未定,所以她非常排斥做夢。

  這次的夢境中有一大群人正憂心的圍在一塊巨大的聖石旁,石頭散發著冰冷的氣息,但他們卻說聖石一天天的失去效用,再這樣下去冰堡要融化了,一但如此住在冰堡習慣低溫的蘭人們可能會因此患病死亡。

  「嗯。」伯爵只是傾聽。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「紅夕,妳先說明一下情況吧。」長老席正中央的老人開口。

  「是。」坐在夢拉身邊的女子起身,紅夕,三大聖天使之一,也是掌管術法的大神官夢拉的徒弟。

  「一個月前,夢潭中顯示魔界出現血妖附身的紅光,父親急忙動身前往,並同時派我到聖界確認血妖是否被解開封印,血妖的封印確實已經毀損,近日夢潭紅光再現,表示另一隻血妖也已經找到宿主。」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此時幽幽正坐在瀑布邊看著周圍的奇花異草,會有這個興趣是受勻夕的影響,身邊還伴著一位不苟言笑的影。那個女孩是突然出現的,從瀑布裡突然在水流中出現,就好像瀑布後面有個什麼空間,能讓人從裡頭出來,她沒有意識在流水中載浮載沉,坐在河邊的幽幽睜大了眼睛看著她很快被河水從她面前沖走。

  一會兒過去,已經都看不見了,幽幽突然回過神,慢半拍嚷道:「影,快救她。」

  被影撈上來的女孩看上去七八歲,她臉和手腳都髒兮兮的,一頭紅髮像用刀割斷,短的亂七八糟,身上衣服很舊有縫補的痕跡,看上去只是個普通的貧窮孩子。但手腕上卻有一圈黑色刺青圖騰,圖案精細漂亮,那些彎蜒曲線靈活得像是隨時會動起來。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  魔界處於混亂的諸候割據幾百年了,雖然王室一直未曾被覆滅,但也沒有收拾一切的能力。戰爭在各處不間斷的上演,這裡剛落幕又延燒到那兒。到處充滿著破敗的村莊、血腥的味道、失去家人的哭泣聲。

  繼承伯爵頭銜,一向看起來對皇室忠心耿耿,素有優雅藍眼之稱,魔界最有錢的月瑟伯爵卻突然宣布要離開魔界,當然,對內宣布,他並不打算讓皇室所有準備,面對大陣仗的挽留。

  光想到剛繼任為王的小姪子哭哭啼啼的拉著他衣袖耍賴的畫面,頭就開始痛了。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