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媛媛,妳不乖,怎麼偷睜開眼了。”他微笑抱怨,然後打開桌上的小盒子,
裡面是一顆閃亮亮的大紅寶石戒指。“妳願意嫁給我嗎?”

“我、我…我…”我驚恐的看著周圍的這一切,我這不是在做夢吧。

“媛媛?怎麼了?太高興了?”

他的表情那麼的期待那麼的熾熱,就像個熱戀中的普通男子正在期待他的未婚妻收下他的戒指,
不管是戒指還是餐廳甚至我眼前的菜都和當初一模一樣。
這…這…這莫不是時光倒流了吧?為什麼?

我仔細的端詳他,
如果他知道剛剛發生過的事,那他肯定不會像現在這個樣子,
溫柔又深情的模樣等著我收下戒指,這個想法讓我稍微比較安心。

然而我卻清楚看出上輩子察覺到,又總以為是錯覺的事情,
他溫柔的笑著,在我面前伸著手,但就有股強大隱形的壓力讓人不敢開口說不。
我想轉身逃走,他那不容拒絕的語氣和表情,卻讓我說不出口。

“我…我、我願意。”我只得裝作不知,勉強答應。

我們如前世一樣舉行了盛大的婚禮,住進了他家,
他仍然是那個有祕密的男子,而我已經知道是什麼不欲多問。
我幾近刻意的在迴避,只要他講電話,我立刻藉故離開,
他想出門,我一定讓兩個管家作陪乖乖的整晚待在家裡,讓他安心。

他無微不至的溫柔讓我心驚,想到上輩子他對麗雅的暴力行逕,
每每他和我說話的時候,我都過度小心謹慎應對,深怕他變臉。
我無法享受他愛我,就算他奉我為公主,
甚至願意親自幫我洗臉疏妝,我卻顫抖著。

“怎麼了,媛媛,不要緊張。”他柔聲柔語,像我是最易碎的陶瓷娃娃。

“我、我沒有…我自己來吧…”

“那怎麼可以。”

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好一陣子,他開始對我感到膩了。
我總是小心翼翼的模樣讓他覺得無趣。
就在這個時候,優雅有氣質的麗雅再度登場。
他熱烈的追求她,幾次的邀請她來家裡喝茶、聽音樂。

我總在二樓窗口目送著她進來,神色複雜。
好想下去警告麗雅不要跳進這個圈圈裡來,好想撕開他的假面具。

於是在某一天我終於受不了,在麗雅來的時候衝下樓。

“離開這裡!千萬不要靠近這裡!!離開這裡!!”我抓著她的手,殷切的說著。

麗雅嚇了一跳,以為我是瘋子,退開了幾步。
而被視為瘋言瘋語的我,立刻就被管家拉開了,我看見他狂怒的表情。
我被拖走,臨走前還聽見他在和麗雅說話,
溫柔的勸慰著她,說我是個瘋子,可憐見的。

我被拖走後就被關起來了,他也沒有立刻過來,
還談笑風生的和麗雅又講了許久的話才送客。
送走麗雅後,他走進我的房間,才聽見門外有腳步聲我便開始發抖。
整個人縮在床角邊。

“媛媛,妳是不是病了?”他還帶著溫柔的假面具,沒有暴怒。
“我…我…我病了…”
“是嗎?生了什麼病呢?”此刻他已經走到我身邊,坐在床緣,捉起我一小把頭髮玩弄著。
“我…我…我不知道…”
“不用擔心,我已經請了醫生了,媛媛乖乖的,病才會好喔。”他笑著,卻讓我覺得無比恐怖。

從那一天起,每天早晚都有醫生來,
醫生不由分說就對我打針,打完針後我總是昏昏沉沉的。
我感覺得到他有時在我身邊低語,我想逃走卻只能任他擺佈像洋娃娃一樣。

不久之後,他和麗雅結婚了。
而我就是那個發瘋被休,他還好心收留的前妻,一直被關在房間裡。
麗雅十分聰明,當她開始發覺他有祕密時,她便想起了我。
她對我的警告十分介懷,那日她便來看我。

“媛媛?”她趁著醫生來房間沒鎖時進來。

醫生只被吩咐我瘋了會傷人,故而每天來為我打鎮定劑,
並沒有不讓麗雅靠近。

我已經習慣這個劑量,每每表現的昏昏沉沉,其實意識尚在。
於是在醫生走後,我便強打起精神來。

“麗雅,聽我的話,離開這裡。”
“為什麼?”
“他會傷害妳,我已經走不了了,我不希望妳也步入後塵。”我聲音有些急切。
“妳在說什麼,妳能不能說更仔細一點?”
“沒有時間了…妳一定要相信我,相信我!快出去,別再被其它人看見了。”
幾乎是什麼都沒有說,我就急著把麗雅趕走了,我有點沮喪。

可是管家很快就會來將房間上鎖,
管家什麼事都會告訴他,如果讓他知道麗雅偷偷來見過我,恐怕不妙。
我很希望麗雅能相信我,可我也知道自己就和個瘋婦沒有兩樣。
大約很難取信於人,想到這裡,我不禁絕望。

很快的,麗雅又失寵了,瑪莉再度以情婦之姿進門。
瑪莉意氣風發的踏入這個房子,讓我心生不悅,於是有心想害她。
瑪莉是個張揚個性的人,悶了就想找人出氣,想來想去就想到了我。
她進我房間的時候,一臉不屑居高臨下的看著我。

“我告訴妳一個祕密喔~”我小聲道。

“什麼祕密?”她被我勾起了好奇心,對我並沒有什麼防備。

“二樓有寶藏喔!我看過的,好多好多的金銀珠寶~好多好多~”
二樓便是不得靠近的房間,裡面沒有珠寶,而是放滿了走私的槍械。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!不信妳去看看~”

瑪莉偷偷看了,她知道自己看到不得了的東西了,
她立刻打電話請以前認識的地方角頭在家坐鎮,和他展開談判。
瑪莉以這個祕密要脅他這點我始料未及,但不論傷的是瑪莉還是他,
對我來說都是好事。

“首先你要休了麗雅,娶我。”
這是瑪麗的第一個要求。

他已經不關心麗雅,於是這個要求很快實現了,
麗雅休了以後,也被和我關在一起,並對外宣稱她瘋了。
於是他不順的時候,再度拿麗雅出氣。

某一天他喝醉了,搖搖晃晃的走進我們的房間,
一開門不由分說便抓著麗雅的頭髮撞牆。
我在一旁又急又氣,上前去想拉開他,只是被他大力推開。
只見麗雅的眼睛腫起,衣服頭髮凌亂不堪,整個心痛難抑。

我看見一旁有把水果刀,順手就拿起來,一步步朝他走去,
我不能忍受他繼續對麗雅的粗暴行為。
我想從他背後往脖子上一刀下去,但因為害怕刀子歪了,
只留下一個不深的口子在脖子上,他發狂翻過來怒視著我。

“媛媛!”他口氣森然,我忍不住抖掉了手中的刀子,又退了兩步。

他搯著我的脖子,我動也不能動,
麗雅卻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,在他背著她的時候,
一個箭步衝上去用力壓著他的肩,把頭往反方向扳,在我驚聲尖叫中,
麗雅竟然生生把他的頭和身體,從脖子的傷口處整個撕開。

我閉了眼睛不敢看這血腥一幕。

“媛媛,醒來囉。”
黑暗中他的聲音突然又無比溫柔的在耳邊,聽到他的聲音,我心簡直快從心口跳出來。

睜開眼睛,我看見他躺在我身邊,窗外陽光刺眼,
房間裡一切都是新的,這是我們新婚的第一天阿!!
我感覺自己快要發瘋了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y70016 的頭像
amy70016

黑心小兔的金玉良言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q2w5q2w5
  • 有續集嗎?你今天可以繼續夢嗎?還真好看
  • 還有續集啦,昨天沒寫完~
    你這個心願也太壞了!
    用看的覺得還好,做夢的時候真的很恐怖阿。

    amy70016 於 2013/01/30 08:38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