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好了幾天,她伸伸腰覺得精神已經好很多,病了真是很不好,以後她使用換願咒還是得更謹慎一點,自己是根本,如果都顧好,談什麼幫助別人!

  「紅竹,我想下山走走。」

  「小姐,妳出門前要不要卜一卦?」沒想到小姐會這些有的沒的,她從來沒見過覺得實在有趣。

  「卜自己怎麼會準,心裡想往好的裡邊看,立場不中立就沒辦法好好判斷了。」

  「那算我吧,小姐出門我也跟著出門,我好小姐自然就好。」

  紅竹果然是直腸子,新月沒好氣道:「既然是這個道理,一樣是看不準的,走吧。」

  走沒幾步就看見山下有人朝這兒走來,定睛一看竟然是舅舅、舅媽和表哥,她嚇了一跳,怎麼都沒有先通知就來了?

  表哥見到她在山上,立刻的跑上來。「新月,好久不見,妳最近身體有沒有好一些?」

  「表哥,怎麼來了?」

  「外公叫我們來看看妳好不好,順便告訴妳,院子已經蓋得差不多,再過一兩個月就可以接妳回來住了。」文建恆一臉興喜,似乎房子是蓋給他的。

  「是這樣啊,寫信給我就行了,怎麼還親自來。」

  「外公特別交待的,順便來看看妳過得好不好,新月,那麼久沒有見到妳,我一直很擔心呢!外公好不容易才提起,叫爹娘來看看妳的。」

  「是不是二皇子去過一趟了?」

  「前幾天二皇子確實有來過一趟,不過好像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,只是來關心一下我們房子翻修得怎麼樣。」文建恆想想這麼說。

  「喔。」她應了聲。

  心思卻繞到二皇子身上,真讓人想不透,他不是說說而已,是真的為了她的事走了一趟,這是為什麼?她左思右想,卻沒有一個所以然,如果真要補償成家,又怎麼會這樣草率的結了案!

  「新月,新月,想什麼?」建恆見她不說話站著,喊了幾聲。

  「喔,先進屋裡坐吧。」話說著說著,舅舅、舅媽也走上山了,她看著立刻就轉身帶大家進屋。

  「新月,妳看起來氣色不錯。」舅媽道。

  「謝謝舅媽關心。」

  「今天來是想看看妳身體有沒有比較好,如果狀況不錯的話就早早搬回文家,新房子蓋得差不多,只差添一些傢俱,很快就會好了。」舅舅說明了來意。

  「嗯,勞煩了舅舅跑這一趟。」

  「不會,都是一家人,建恆早就想來探望妳了,一聽我們來看妳,他就趕快跟來,很關心妳啊。」

  「爹,別說這讓新月笑話了。」建恆顯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。

  「新月,上次來看妳的時候,舅媽就覺得妳少了件衣服,回去特別幫妳做了一件新衣,妳看看好不好看。」舅媽打開手上拎的布包,把新衣拿起來展開。

  「這怎麼好意思…還讓舅媽費心。」

  「來,去房間換換,看合不合適。」

  她一直不解文家人的熱心從何而來,她幾乎沒有在文家住過什麼時日,要說感情還談不上。就算是有血緣關係,她都還沒能感覺到自己屬於那裡,這樣過度的親切她很不能適應。

  可是拒絕別人就要上演半推半就的戲碼,她沒有這樣的耐心,所以多半還是他們怎麼說她怎麼做。

  「紅竹,妳幫我倒杯水給他們吧。」她拿著衣服回去房間,想著把他們一家子晾在那兒有點不好意思,又吩咐了紅竹。

  「好。」

  紅竹端著水走進前廳,見到劍華坐在主位上,正和新月的舅舅在聊天,拿著水進去的她還真像丫環,這輩子她還是第一次做這種事。

  「新月這兩天剛巧精神比較好,上個月都還躺在床上,每天都在昏睡,還是再過一陣子穩定一點再搬回文家,會比較好。」劍華隨口胡鄒,他不喜歡文家人眼巴巴的迎財神回去的感覺。

  隨便上街打聽一下,都知道文家因為收了成新月這個孤女,從朝廷那得了多少好處,結果還不是每次只有二皇子去關心的時候,才緊張得趕緊來這裡探聽一下消息,其它時候不聞不問。

  「唉,新月這個女孩也真是可憐,剛剛我靠近她時,她一身都是藥味,想想就覺得很同情。」舅媽道,她是婦道人家,倒是真的是同情她,每次見到成新月就想到她的身世。

  紅竹把他們的話撿進腦中想了又想,奇怪!新月的舅媽是不是誤會了什麼?小姐不過是感冒了一個禮拜罷了,有劍華少爺講的那麼嚴重?但她沒有說什麼,默默給每個人都遞了杯水,就悄悄離開了。

  「唉,可新月一個女孩子待在這兒生活也不方便,雖然環境清幽,可是吃的、住的都簡陋,等接回文家,我們一定請人隨侍身旁,也會請最好的大夫來替她療養,就請你們放心吧。」舅舅似乎比以往還要堅持。

  「是啊,新月妹子住在這兒比不上住在家的舒適,大家都很期待她回去。」文家表哥文建恆也插上口。

  見他們家的人你一言我一語,說得好不歡喜,新月妹子叫得好不親熱,真教他插不上話。

  新月穿好衣服正要回到前廳,開門見到紅竹倚在門旁的竹牆上。「紅竹,謝謝妳。」

  紅竹先笑了笑表示沒什麼,又狐疑的看著新月:「不對,小姐,為什麼文家大舅們都認為妳得了什麼重病?」

  「喔,這事。」她忍不住笑意輕笑出聲。

  想到師父為了讓她離開文家,費心說了個那麼大的謊、大費周章,又擔心她是不是弄假成真死了,就覺得有趣。

  「怎樣?」見她笑,她仍是不解。

  「這是師父為了把我拐出來撤的一個小謊,我確實是沒有病,可別讓我外公知道了,以後,我還是得回文家住的。」她的神情有些頑皮,好像做了一件小小的壞事但是心理卻有些得意。

  「為什麼?」講的沒頭沒尾的,她還是不知道前因後果。

  「改天再給妳解釋。」她留下話,就走回前廳。

  「不好意思,咦?劍華師兄,你回來了呀。」看到劍華儼然主人模樣,坐在大位上皺著眉頭,顯然不是很高興。

  「新月,來我看看。」舅媽走到她身邊,看著看衣服有沒有漏了針、有沒有不合身,「真不錯,剛剛好呢!新月,妳這樣穿真適合。」

  「謝謝舅媽。」她一貫的微笑以對。

  舅舅一家人走了之後,他們都知道一件事,成新月很快就要回文家了。雖然大家沒有特別討論過,可是因為新月本來常常四處奔波,許久才見一次面的師徒幾人,這次都牢牢的在京城附近待了一年多。

  一旦她回了文家,他們聚著的理由就一瞬間沒了。

  「這一年都待在京城,本來就是一個意外,為師我最待不得就是京城這個地方,等妳回文家,為師立刻就要找座偏僻的山養養靈氣。」

  「那師父,以後我遇到事情了怎麼找你?」她半路出家,功夫不精。

  「為師有事自會去找妳,妳就省省心別來找我了。」

  師父真無情!根本就是怕她找他麻煩。「面惡心善師兄,你呢?」

  「在京城這段時間,我搜集了不少情報,本來嘛,我就是專抓朝廷重犯來試身手的,現在當然還是繼續囉,我俠客的劍可是放到快鏽掉了。」

  「那皇朝要太平了,那些重犯的手段怎麼比得上劍華少爺。」紅竹說道。

  「嗯嗯,那是當然。妳可得多學著了,哪天新月被人用暗招暗算了,怕妳還沒發現一個人傻傻站在那。」

  沒氣到劍華,反而被氣到,新月看這景象,開口替紅竹說話:「至少我不必擔心被紅竹丟下山谷!」師兄真是心眼壞。

  「啊,對了,這簪子還我吧。」劍華迅速的出手抽了紅竹頭上的髮簪。

  紅竹眼睛睜了老大,自己竟然又被他偷襲一次。

  「總不能讓妳戴著枯枝,才又借給妳的,這個,送妳。」劍華拿到她眼前一晃,走到她身後,幫她理起髮來,造型是一枝紅色的竹子,看起來樸素卻充滿心意。

  「我…我自己來。」紅竹結結巴巴的,雙手在空中揮了揮。

  「別亂動,我盤髮的技術可沒有女人家好,到時候被我弄成瘋婆子了。」劍華把她的手拍掉,繼續著盤髮的動作。

  新月這時才覺得自己替紅竹說話是多嘴了,劍華師兄真是捉摸不定,她笑了笑看向溯蓮,都還沒問起,溯蓮就開口了。

  「我打算在京城開一家醫館,也可能會進御醫園。」

  御醫園是朝廷透過考試選拔國內優秀大夫的地方,選上的大夫就得到御醫資格,可以留在御醫園裡研究或者進宮替皇親貴族看病,不管是哪一種,朝廷都會供食衣住和固定俸碌。

  「這個笨徒兒,我收的徒兒都一樣笨。」師父在嘆氣。

  「為什麼?」她聽來就覺得不錯,師父怎麼這麼說。

  「我的父親也是御醫,後來冤枉送命。」師父沒說,溯蓮自己答了,對於這段往事似乎不願多談。

  這樣啊……。聽他這麼說,她不禁也微微有些擔心了,沒有想到當御醫也這麼危險。可是,她又能說什麼呢?每個人有自己的選擇,相信溯蓮從醫如此的久,早就做好準備了吧。

  「不用替我擔心,我留在京城,還能順便照應妳,大家都走了留妳一個人,才讓人不放心。」溯蓮見她欲言又止才又說道。

  「對呢,師兄還留在京城,真好,想到大家都各自有打算,忍不住覺得是被我拖累了呢!真是非常謝謝你們,陪我度過這段日子。」

  「不要緊,妳以後飛黃騰達記得師父一份就好。」雖然他是不這麼覺得啦。

  「放心,福禍都有師父的一份的。」

  「好啦好啦,妳要是找得到為師,禍也替妳擔了。」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my70016 的頭像
amy70016

黑心小兔的金玉良言

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