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末和哥哥弟弟郵差去吃了特香齋。
行前弟弟最大的憂慮竟然是"吃的飽嗎?"
也因此常常吃不飽的郵差和我弟兩個勞工一見如故。

我的德國豬腳在點之前,就受到我弟極大反對目光,
儘管如此我還是耳朵很硬的點了,
沒想到,主菜未上,我就已經八分飽,
豬腳吃了1/4後,就再也不想動了。

等到我弟把他的牛排解決掉後,他很大方表示可以幫我吃豬腳。
於是我的豬腳就全部空降他盤子。

我弟後來表示,豬肉味有點腥,這個我也認同。
豬腳冷掉不沾醬,吃起來豬肉味極重的東西,
並不是很討喜,還好沾醬很不錯。
結語是我下次不點了。

接著我哥的肋眼牛排,一致認為比菲力好吃很多,
但他點的是七分熟,最後1/3切開來根本只有3分熟。
此時已經吃的九分飽,面對冷掉又血淋淋的牛排,露出痛苦神色。

我:你請他拿回去弄熟一點。
哥:可以嗎?
我:可以啦!我之前在xx店吃牛排的時候,服務生一端上來就說太生可以再回去處理。
  我相信這家店一定也可以的。
哥:可是我有點吃不下耶,弟你要嗎?
弟:我可以呀,ok的。

於是又拿回去加熱弄到七分熟,
全場這時候不得不用崇拜的眼光看著這位勇者。
然後我弟一派輕鬆的把牛排吃光光。
郵差在一旁表示原來自己不是勞工,
相比我弟,他食量簡直是太小了。

沒想到整餐下來,一致覺得最回味的東西,竟然是配菜香菇。
還為了牛排加熱過後,又送了兩朵香菇,全場感到無比歡喜。
我們實在太好收買了。

**

隔幾天我們在吃飯的時候,

我:我吃不下了。
郵:那妳放著,等一下我解決。
我:真的可以嗎?不行不要勉強喔!!
郵:我在特訓~

整個很好笑~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y7001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